王某今年40多岁

王某今年40多岁

“过去印小广告,100元可以印1000张,报刊中缝插小广告,两行字,每行40元,只需80元;现在网络广告费很贵,‘推广链接’,预付费几千元,每点击一次,不管有没有成交,都扣钱,几千元钱不到一个月就没了;客户上网输入搬场、搬家等关键词,往往选位置靠前的公司打电话过去,要排名在前,费用更高,但最后都转到客户头上。现在多数客户还是习惯在网上预约搬场,我们一般连骗带吓,可以得到比约定价高出几倍、十几倍的搬场费。”

“以往我们在墙上贴小广告、往居民信箱塞‘优惠券’,现在不同了,也上‘百度’搜索等方式招揽客户。为了以假乱真,网页中公司介绍和所有图片都是从正规公司网站拷贝过来,普通人无法辨别。用的电话是单位普遍使用的400、800十位数号,老百姓一般认为这些电话是标准的客服电话,也有一定规模,容易上钩。”

据王某说,为节省开支,他们没有固定搬家队伍,连营业执照都没有。家里老婆负责接电话,女儿、女婿、同乡齐上阵。遇到业务忙,预约时间一到,客户打电话催,就说“马上到”,或者借口“路上堵”。有一次,家住长宁区的陈小姐来电要搬场,王某明明没能力接这差,还硬答应下来。陈小姐和家人把所搬物品搬到马路边,先后7次打电话催,他们最终还是未能安排货车赶来,让陈小姐白等了3小时。那天下雨,物品全淋湿了,陈小姐损失很大。

王某今年40多岁,河南人,两年前在大华路、华灵路上租了一套两室户,装了三部400、800打头的电话,冒充沪上5家正规搬场公司接生意。客户需要哪家公司,他就自称是这家公司。业务都是靠网上假冒正规搬场公司或往居民信箱内塞小广告获得;网上地址也都是信手编来,广告上不留地址,如客户一定要,他就回答“大华路xx号”,而大华路有一路、二路、三路,客户往往不知上哪儿找。

王某坦言,他们最常用的手法是先以二三百元等便宜价作噱头,到目的地后再加价。他接到电话后,就联系固定货车或在路边找一辆黑车,一般给司机200元车费,人手不够,在附近菜市场、建筑市场找几个闲来无事者,和他的同乡一起去客户家。“搬场是个累活、重活,不给每人100元劳务费是打发不了的;4个人就是400元,再加上房租费、电话费、网络广告费,成本都在涨,你想,二三百元能搬场吗?”

“说是二三百元搬一次场,一旦开始搬就由不得你了,往往加价到2000元左右,我们看家境好坏,家境富有、一般、还是寒酸,搬场时,一看就知道;家境好的,价再高一些,四五千元,反正不宰白不宰,大多数客户想息事宁人,就采取花钱消灾的办法。也有客户不买账,讨价还价,甚至打110,于是弟兄们脸难看了,手脚也重了,损坏客户物品是常有的事,有的人还顺手牵羊,捞东西,堤内损失堤外补。”

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人士表示,王某自爆“黑搬场”宰客内幕再次提醒市民,不要轻易搜索网上的信息广告,可登录消保委网(www.315.sh.cn)或市交港局(www.jt.sh.cn)等官网,挑选符合自己要求的专业搬场公司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学校和家庭都要要加强教育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